柯 政全 /正顎手術/口腔顎面外科/植牙補骨 WFU

2024年6月24日 星期一

紅帽子喜餅與霞海城隍

紅帽子喜餅與霞海城隍
赤い帽子と霞海城隍

可能是 1 人、帽子和文字的圖像
今年618日禮拜二剛好是霞海城隍爺舊曆五月十三日的生日,這是大稻埕非常重要的慶典。
霞海城隍在戰後1971年才祭祀的月下老人,讓霞海城隍變成重要的求姻緣的聖地。
霞海城隍祭典,在日本時代是大稻埕富商、江山樓藝旦和總督共襄盛舉的重要祭典。

可能是寺廟和文字的圖像

大家都知道城隍信仰,起源自周代,影響安南,朝鮮,是國家體制下的官方信仰。
但是霞海城隍不同,他是自發秩序的一部分,這是閩越原同安的民間信仰,是自行奉祀的神明。


1853年(咸豐三年),以集政治經濟文化宗教中心為一身的龍山寺,做為司令部,控制艋舺碼頭的頂郊三邑人,以黃林吳三家協商後,決定率先發動戰爭,燒毀安溪人的清水祖師廟,威逼假道安溪人市街,進攻同安人的八角莊,同安人猝不及防,敗退至大龍峒,後至大稻埕。

八甲莊領主林右藻領導同安人敗退大稻埕後,三年後於大稻埕南街重新蓋霞海城隍廟,土地還是同為同安人的水師協副總兵蘇斐然所捐獻的。

西廡祭祀因為頂下郊拼犧牲的三十八位勇。

這也是戰國福摩薩武士勇敢善戰的主因,在高雄內門紫竹寺也可以看到在大殿虎爿是祭祀內門戰爭犧牲的勇。台灣人沒有領薪水,從來不是帝國的兵,台灣人就是在家當兵,戰死直接入祀家的廟,百年後仍為人子孫所崇祀,當然戰鬥力強於渡海的清帝國正規部隊。

林右藻不僅重新蓋了霞海城隍廟,戰敗的那一年迅速的成立「林復振」商號。興建新式碼頭,更在台灣開港後,與洋行貿易,茶商雲集,大稻埕直接取代了過去的敵人艋舺,而進入日本時代,隨著鐵路興起,大稻埕更成為台灣人經濟文化政治的中心。

   林右藻在頂下郊拼十年後,以雄厚的經濟實力重新建立私人武裝勢力,追剿海盜李罔,戰勝後賞六品頂戴,在政治上成為清帝國和洋商的必須倚重的勢力,徹底擺脫過去艋舺勢力的糾纏。

迪化街百年老店- 林復振商行| 乾貨南北貨年貨大街年貨紅帽子代理

    林右藻成立的商行中,以林復振商行最有名,當年貿易直至香港上海天津廈門。林復振商行至今仍在,已經171年了。目前規模不若以往,但是在四十年前,代理了日本TIVOLINA「赤い帽子」,開創了台灣喜餅的新世紀。

    全世界歷史最悠久的公司,擁有1447年歷史的金剛組,當年奉聖德太子之命,蓋大阪四天王寺。
史上唯一從隋唐存活至今公司全靠一「偏門生意」! | 新奇| 三立新聞網SETN.COM

只有尊重商業,講究信用的民族才能有歷史長存的企業。仇富,認為富必敵國的奴隸之國,在歷史長河中,連幾十年的企業都無法存活,呂不韋、胡雪巖的悲慘下場,正預示了馬雲的未來。私人企業在中國幾千年來,都是無法存活的,神州大地正是皇權和布魯什維克最完美結合的天然培養皿。

     日本百年企業超過25000家。超過五百年的有147家。台灣歷史雖然短,超過百年歷史的公司也超過500家。
以歷史的長度比例來說,台灣也是自發秩序的商業武裝政治集團,才有辦法維持這種自發經濟力量。

林右藻是自發秩序的武士豪族代表,是戰國福摩薩武士的role model,雖然戰敗,宛如不死鳥,雖敗終勝,重新站起來後,更加輝煌。

冥冥中,代理的日本赤い帽子的林復振商行,和現在成為求愛情姻緣聖地的霞海城隍,都是幸福的代表,

幸福的緣起
是林右藻輸人不輸陣,跌倒立刻爬起來的堅毅台灣精神。

2024年6月18日 星期二

落網罟大魚


落網罟大魚
落網(lo̍h-bāng) 罟(ko)大魚(tōa-hî)
大きな魚を捕まえるために、網を下ろしよう
Down the net to have this big fish!



2024年6月14日 星期五

沒有獨立,就沒有自由

沒有獨立,就沒有自由。


四百年來,台灣人沒有自己的國家,只能被屠殺和鎮壓。

手中沒有武器,就沒有自由。


美國建立在民兵的武力上,驅逐了大英帝國的鐵蹄。


試論霧峰林家之族性與族運夜訪台中霧峰林家宮保第喫茶、看戲,有如走進《紅樓夢》|天下雜誌

台灣豪族阿罩霧(霧峰)林家,依侍自己的家丁武力,打敗小刀會,平定戴潮春事件。在清法戰爭,南洋水師全滅,台海制海權完全落入法軍手裡,淮軍已經無法渡海援台,靠的是霧峰林家少爺林朝棟自己新式西化的勇,打退了法國遠征軍。


這樣的私人武力,為大清所利用,也為大清所忌憚。阿罩霧林家家主林文明大少爺在1870年,36歲的壯年,就被台灣總兵密令斬殺於彰化縣官府公堂之上。


沒有自己的國家,所有的豪族都是刀砧上的魚肉。


達爾文說,地理上的隔離,勢必會進行脫父演化,造成新的物種。


我說,地理上的隔離,勢必造成新的物種,島嶼上的人類,當然會形成新的民族,建立新的國家。這才是天命。


比起香港,比起烏克蘭,比起以色列,比起立陶宛,比起波蘭,比起亞美尼亞,比起庫德族,比起西藏來説,台灣得天獨厚,是上天應許,遺世獨立的自由樂園。


自大航海時代開始,不願為奴隸的人們,渡過大洋,來到台灣。


台灣人就是要做自由人。


要自由,只能獨立。


要不分男女,全民皆兵。每一個人都要會游泳,會開船,會發射肩射飛彈,會跳傘,會使用機關槍,會使用AED急救,會插管,鼓勵登山航海。


我想台灣年輕人退伍後,應該還可以去全世界當傭兵,也可以經營遊艇駕駛和保全,還有全世界的偉大商機。


除了列強不想碰我們,也不會有海賊想碰掛上我們旗幟🚩的漁船和商船。


海賊🏴‍☠️Nicholas Iquan如果看到這樣,他應該會微笑。


沒有獨立,就沒有自由。

2024年6月9日 星期日

攏來 (lóng-lâi)毒死 (thāu-sí)!龍來桃喜!

炎黃世胄,真的北台稱雄!

可能是文字的圖像


龍來桃喜!
這中文發音
剛好是台語諧音的
攏來 (lóng-lâi)毒死 (thāu-sí)
all poisoned to death

炎黃世胄,鄙視台語客語原住民語,不願意學習研究當地語言,常常衍生誤解和笑柄,這也是這七十年來中華文化在海島殖民的常態。
但是這也反應了一個殘忍的事實和和一個長久包藏政治意識的爭議,事實是中文和台語雖然同屬漢藏語系(Sino-Tibetan family但不是同一個語言。台語和廈門話才是同一個語言下的不同方言。

這一個毒 (thāu), 顯然是百越民族的單字。
毒,台語的名詞是毒☠️ (to̍k), 客語四縣腔為tug
而作為動詞,台語為毒 (thāu), 客語為teu
台語客語表現完全相同,毒殺老鼠,台語叫毒 (thāu)鳥鼠 (niáu-chhí), 客語為 teu lo cuˋ 
以前齒科根管治療殺髓,台語稱為毒 (thāu)神經 (sîn-keng)
台語的遠親吳語,毒似乎只有doh, 鄰近的dug, 不知道兩者動詞有沒有像台語客語一樣,有不同的發音。需要吳人和人解惑。

可能是文字的圖像

而顯然李斯做小篆時,thāu並沒有在其考量中,李斯滅六國文字,越國本無字,吳國早已滅亡。
因此小川尚義教授也好,林燕臣先生也好,都用毒來標記毒 (thāu)
小川尚義收錄的就是:張善政的桃喜,毒死 (thāu-sí):日語寫毒殺する、もり殺す

蘇格蘭長老教會的杜嘉德(Carstairs Douglas)先生清楚的在廈英辭典的註記上,毒 (to̍k)是文音, (thāu)是白話,反應了台語文白異讀的雙元性,和日語的音讀訓讀相同,是充滿風情表現的語言。
附上廈英辭典的毒 (thāu)

to poison. thāu--lâng -- (thāu--lâng), to poison people. oē-thāu--lâng 會毒--, poisonous. 毒死人 thāu-sí-lâng, to kill a man by poison. 
thāu bīn-thâng (thāu) (bīn-thâng), to kill internal worms by drugs.顯示了台灣公共衛生在寄生蟲奮戰的時代。
 thāu-hî 毒魚 (thāu-hî), to poison or drug fish so as to catch them. 
 (thāu)鳥鼠 (niáu-chhú) thāu niáu-chhú, to set poison for rats. 
 (thāu) (káu), thāu-káu, to set poison for a dog. 這個現在看來非常野蠻。

可能是文字的圖像

但是台語的表現當然不只如此,在形容心理層次,古老語言對於悲傷怨恨的形容,當然不是1919年五四文革創造的人工語言所能比擬。

被林燕臣先生同樣寫為毒的毒 (thāu),  (thāu) (khì):意思是harbouring a feeling of resentment or displeasure. 懷有怨恨和不悅。而食 (chia̍h) (thāu) chia̍h-thāu食毒, to harbour bitter revengeful feeling against a man, determined to make him suffer for the injury he has caused us 對一個人懷有痛苦的報復情緒,決心讓他為他給我們造成的傷害而受苦 e.g. by having him accused before a mandarin, or causing him to meet with some great calamity, not for the purpose of getting gain or recovering debts or losses, but just to gratify spite.這裡的毒 (thāu)就變成名詞,而不是動詞了。

戰後使用毒品的食毒☠️ (chia̍h-to̍k)和戰前的食毒 (chia̍h-thāu)還真的不同。當然戰後的食毒☠️ (chia̍h-to̍k)不會出現在總督府台日大辭典也不會出現在廈英辭典。
 (thāu) (khì)當然不是毒氣 (to̍k-khì),
這樣看來似乎單純漢字毒不能表示其意。

 但是羅馬字的 (thāu-khì)與淘氣同音,和毒氣 (thāu-khì)完全同音同調,真的會搞錯,所以台語真的和日語一樣,偶爾需要ruby,也是還需要漢字表意。

東亞雖然都用漢字,但是實際上意思常常不同。
台語的淘氣,根據廈英辭典是 very much involved and troublesome to set right, as an affair. 和中文事實上不是這麼相同。

所以越搞越糟可以說. náⁿ-thāu-khì 若淘氣, getting more and more involved and difficult to set right.

所以這張善政的春聯,還真淘氣啊!
(台語人和中文人都可以各自解讀,這也是台灣的多元文化展現啊。)

What a colorful Formosa! 
さすが多文化の台湾


2024年6月8日 星期六

甲辰年

甲辰為龍年之首。


松山空港一樓往二樓登機樓梯處,有一龍的裝置藝術。


春分深夜抵達羽田,在向入國審的長廊,竟然看到龍角散廣告。


可能是文字的圖像

零時入住龍名館。所有的簽名都是平板,電話號碼錯誤,櫃檯小姐要我更正,我了一下,找不到鍵盤⌨️,螢幕🖥️上也沒有鍵盤⌨️,只好很尬的說:『タブレットに直接書かせてもいいですか?』原來也是用手寫,感覺自己真的是昭和時代平成時代,坐時光機到了令和時代了。
2019年大英博物館收購一本葛飾北齋的手畫本,作為典藏,裡面有一張描繪鄭芝龍手持鐵炮瞄準海怪,非常珍貴。鄭芝龍在大航海時代,最令人熟知的是,他喜歡千里鏡(chhian-lí- kiàⁿtelescope, 喜歡鐵炮火槍,喜歡玩西班牙吉他,除了自己的南安話,會講西班牙話,南京官話,日語和葡萄牙語。

可能是文字的圖像


看來,我要學會用平板畫畫了。
今年是王城興建四百年,也是鄭成功在平戶出生四百年。

但是我覺得更重要的事,今年是甲辰年。甲辰年幾乎都是影響歷史上的重大事件。
1904年日本戰勝羅煞,取得南滿的經營,確定對朝鮮的支配,間接造成共產革命和芬蘭的獨立。
1964年日本新幹線通車,同年舉辦東京奧運。

我們對日本歷史耳熟能詳,卻鮮少知道
台灣的甲辰年發生了什麼大事。

1544甲辰年(明嘉靖23年,日本天文13年)

葡萄牙船員在前往日本貿易,航行台灣海峽,驚見台灣之美,命名此島嶼為Ilha Formosa, 台灣開始以Formosa之名站上世界舞台。

1604甲辰年(明萬曆32年,日本慶長9年)

而與紅毛又競爭又合作,在料羅灣打敗東印度公司,東亞最英俊的海賊王尼古拉斯一官(鄭芝龍)是1604甲辰年出生,這一年也是德川三代將軍家光出生。

1664甲辰年(東寧永曆18年)

荷蘭的新阿姆斯特丹被英國人搶走,變成新約克(紐約)。而前一年年底,才被清荷聯軍搶走金門廈門,甲辰年的三月十五滿月,銅山(今名東山島,發音相同)被清軍攻陷。自此東寧在中國沒有領土據點,鄭經決定實現海上建國。將縣升級為州,建都於熱蘭遮城,稱『平安鎮』。
同一年,荷蘭東印度公司再次佔領雞籠。
這一年鄭經不同於父親的招討大將軍體制,
不僅要『代天巡狩』,要真正實踐父王的『開國立家』。


1724甲辰年(清雍正二年)

剛平定朱一貴事件的藍廷珍(原台灣總兵,時任福建水師提督),於大肚溪北岸設立藍張興庄,申請墾照『藍張興號』,引進漳州人武裝移民,開墾台中盆地,為南屯街發展之始。
這一年雍正皇帝廢止過去禁止廣東移民入台,這一年開始了客家移民台灣。客家三百年,今年應該大書特書。
這一年重大變革不僅如此,雍正皇帝准藍鼎元上奏,同意移民攜眷入台,降低羅漢腳的械鬥。
而這一年新港文還在台灣南部使用,稱為番仔契。

1784甲辰年(清 乾隆49年)

鹿港正式開港。乾隆皇帝正式准前一年福建將軍永德上奏〈請設鹿港正口疏〉,鹿港開始了一府二鹿的百年風華,直到日本領台。

1844年(清 道光24年)

郭光侯勇敢抗糧,並且去京控,犧牲自己,成就大眾。
關仔嶺火山碧雲寺於戰火中被焚毀
影響台灣深遠的馬偕博士George Leslie Mackay於三月21日出生在加拿大Ontario

1904年(明治37年)

總督府公布臺灣公學校規則。
台灣銀行卷發行,並且完成幣制改革,實施真正的貨幣統一。
『日台新辞典』出版―杉房之助。

1964年(民國53年)

國府外交危機,法國與中國建立邦交,蔣介石堅持漢賊不兩立,主動與法國斷交,開始了國府外交崩潰的骨牌效應。
而同年國際奧會禁止台灣代表使用中華民國名稱。東京奧運台灣以Taiwan出場。
九月臺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彭明敏與其學生魏廷朝、謝聰敏發表《台灣自救運動宣言》,至今仍是我們追尋的目標。

2024

賴清德,蕭美琴贏得本土政權的連續第三任期的執政,影響深遠。
蕭美琴的白人血統和基督清教徒信仰,與四百年前建立王城的東印度公司相互輝映。

甲辰年似乎都會有劃時代的影響。
提醒自己,也要把握短暫時光,好好突破現狀,不要什麼事情都遲到拖延囉。
走路都很難,要跑要飛還真的不容易。

甲辰飛龍
以為自勉。


2024年6月1日 星期六

自由實驗室

關於自由實驗室


本人於東京大學留學時,師事高戸毅教授和星和人教授,學習軟骨與骨格組織工程再生,返國後,卻無場所和設備做實驗,幾經波折後,放棄在體制內抱守殘缺,毅然決然於2020年自費自立建立個人的生物實驗室。也希望和對研究有興趣的同好一起突破環境和體制的限制,做跨領域的合作,擴大研究基礎與光譜,並且以跨校和跨國研究為目標。

本實驗室,主要為in vitro study為主,動物實驗方面與屏東科技大學獸醫學院鍾承澍教授實驗室合作。鍾教授與林教授伉儷皆為東京大學獸醫博士,研究為再生醫療,獸醫外科及影像。


目前研究 

使用Cell Sheet培養頰黏膜
使用Cell Sheet培養角化牙齦
牙齦之纖維母細胞在低氧環境的膠原蛋白一型以及纖維黏連蛋白
牙齦纖維母細胞的骨膜蛋白表現和臨床意義
紅灰檳榔與白灰檳榔對於牙周韌帶纖維母細胞的影響
acceessory神經在digastric muscle位置的變異
低能雷射在不同氧分壓對於牙周韌帶纖維母細胞影響
低氧環境對於口腔癌細胞影響
低氧環境對於頰黏膜影響



團隊成員                                                   姐妹實驗室(屏東)

柯政全                                                       鍾承澍教授
吳家蓁                                                       林莉萱教授
丁羣展(成功大學)
陳翰生 (小港醫院)
蕭郡南 (博士研究生)
高郁勛
吳豐程  (博士研究生)

歡迎有志,共同參與。


海外連結


東京大學附屬醫院組織工程部
釜山大學口腔醫學院金容德院長


2024年5月29日 星期三

演講

June 14 (Friday) at Kaohsiung Medical Unversity, Takao, Formosa

Mandibular Reconstruction with Resectioned Diseased Segment of Ameloblastoma using a Prefabricated 3D Printing Surgical Guide


12:30 June 1, 2024 (Saturday) at Madihol U, Bangkok, Thailand

Hypoxia aggravates cell death of gingival fibroblasts treated with antiresorptive


13:30 May 3, 2024 (Friday) at TICC (Taipei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Center), Taipei, Taiwan

Impact of red-lime and white-lime areca nuts on oral cell lines: cytotoxicity and effects on fibronectin and type I collagen expression